特朗普在推特中說,他正在考慮一項將殺死許多人的計劃。

特朗普在推特中說,他正在考慮一項將殺死許多人的計劃。

流行病學家正在要求公眾通過觀察“社會距離”來“拉平冠狀病毒感染的曲線”。目前尚不清楚我們將需要做多長時間(尤其是沒有疫苗),這對經濟既是沉重的負擔又是對經濟的拖累,因為人們錯過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而企業卻被大量關閉。但是,當您用通俗易懂的語言來表達“通過社交距離來拉平曲線”在通俗英語中的含義時,似乎顯得有些無聊了:留在他媽的家中,這樣人們就不必死在街上,因為醫院可以太多的生病的人來幫助他們。

從這個角度來看,處理甚至很多經濟和個人痛苦似乎是值得的,尤其是在估計有220萬美國人處於危急關頭的情況下。

除非,如果你是特朗普總統和在福克斯新聞上為他唱歌的小丑。

總統在星期天晚上發了推文,說:“我們不能讓解決問題的能力更強。在15天結束時,我們將決定要採取的方式!”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尼克·瓦倫西亞(Nick Valencia)報導說,特朗普正在“為放鬆限制打下基礎”,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正在尋找一種方法,讓企業在4月初重新開業。

特朗普很可能從福克斯新聞的朋友那裡得到了這個令人驚訝的愚蠢想法。政治評論員史蒂夫·希爾頓(Steve Hilton)週日晚上在頻道上說:“您知道,那句著名的話:'治愈比疾病更糟?' 那正是我們正在努力的領域。您認為僅僅是冠狀病毒會殺死人嗎?這種全面的經濟停頓將殺死人們。”

傳達的信息不只是來自會說話的人。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在重新開放經濟時表示:“我們必須嘗試這樣做,因為“個人的經濟成本實在太大了,”他告訴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埃德·亨利(Ed Henry)。

“但是總統是對的,”庫德洛錯誤地說道。“治愈方法不能比疾病更糟,我們將不得不做出一些艱難的權衡。我沒有被拋棄-我不想超越這個故事。”

這是真正的經濟痛苦,這沒錯,經濟痛苦對個人的健康後果也沒錯。但是,生活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尤其是目前可以以接近零利率的利率借貸的國家)的奇妙之處在於,我們可以花些錢來減輕經濟損失。現在不管我們花多少錢,我們無法做的是讓人們恢復生活。

特朗普以道瓊斯指數和其他經濟增長跡像作為其改任消息的支柱,但似乎卻截然不同,他基本上認為經濟問題遠比預期的要重要。

推薦美國人繼續照常營業肯定會對成千上萬的人造成不必要的致命打擊,反而會使經濟陷入停頓。醫院將不堪重負,呼吸機和個人防護設備已經用光了,它們已經用光了。正如《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一個模型所顯示的,如果沒有社會疏遠,我們在高峰期可能會同時感染多達940萬人,而且醫院也無法容納這個數目的一小部分,這意味著數十萬人會死亡。沒有獲得治療。

特朗普的瘋子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甚至在一條推文中與總統的立場拉開了距離,寫道:“嘗試在大型醫院氾濫,醫生和護士因無法救治所有人而被迫停止治療的情況下經營經濟,並在每一刻在我們的客廳,電視,社交媒體上播放著令人不安的醫療混亂,並在世界各地播放。除非我們控制病毒,否則經濟就無法運轉。”

更令人不安的是,本屆政府中唯一的亮點之一就是負責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免疫學家安東尼·富奇博士。福西曾對權力說實話,直接與總統關于冠狀病毒的言論相矛盾,但他的能力可能會令他付出代價。特朗普已經開始凍結福西,他公開表示他“反對”他對瘧疾藥物是否可以有效對抗冠狀病毒等問題。福西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甚至開玩笑說:“據我所知,我還沒有被解僱。”

在24小時新聞周期內,社交疏離的問題在於證明有效需要時間。意大利直到現在才看到他們的社會疏遠努力的結果。總理在3月9日將整個國家隔離後兩週,星期一那裡的冠狀病毒死亡人數連續第二天下降。

但是特朗普吹噓股票市場,他整個總統任期都以美元計,但沒有挽救生命。如果他如願以償,美國註定要看到許多公民不必要地死亡。特朗普不是該國現在需要的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