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部識別技術的主要問題

面部識別技術的主要問題

面部識別軟件在過去幾年中變得越來越流行。它在機場,場館,購物中心甚至執法部門中無處不在。儘管使用該技術預防和解決犯罪有一些潛在的好處,但對於使用該技術的隱私,安全和法律存在許多擔憂。

面部識別技術使用照片數據庫(例如面部照片和駕照照片)來識別安全照片和視頻中的人員。它使用生物識別技術繪製面部特徵,並通過面部關鍵特徵幫助驗證身份。最關鍵的特徵是面部的幾何形狀,例如人眼之間的距離以及前額到下巴的距離。然後創建了所謂的“面部簽名”。這是一個數學公式,然後將其與已知面孔的數據庫進行比較。

這項技術的市場正在成倍增長。根據Component的研究報告“面部識別市場”,面部識別行業預計將在2019年增長32億美元,到2024年在美國達到70億美元。該技術最重要的用途是監視和營銷。然而,這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公民擔心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有關面部識別技術使用的聯邦法規。許多人擔心該技術的準確性,以及這些技術是否存在偏見和錯誤信息。例如,一個問題是,該技術已在多項研究中證明在識別有色人種(尤其是黑人婦女)方面不准確。

另一個主要問題是將面部識別用於執法目的。今天,美國的許多警察部門,包括紐約市,芝加哥,底特律和奧蘭多,已開始使用該技術。根據2018年5月的報告,FBI可以訪問4.12億張面部圖像進行搜索。

這不僅會導致誤認某人並導致錯誤定罪的擔憂,而且還會因執法人員濫用公共監控等手段而對我們的社會造成極大損害。目前,中國政府已經在使用面部識別技術來逮捕行人和其他輕微犯罪,這些犯罪在所謂的基本公民權利和隱私問題與保護公眾之間引起了爭論。在使用技術時,尤其是在司法系統方面,準確性和問責制是必要的。

政治家們並沒有忽略這些擔憂,許多城市已經開始針對這些問題制定法律。俄勒岡州和新罕布什爾州已禁止警官在人體攝像機中使用面部識別。加利福尼亞州的城市,例如舊金山和奧克蘭,以及馬薩諸塞州的一些城市,已將包括面部識別技術在內的某些面部識別技術禁止用於城市官員,包括執法部門。

猶他州公共安全局還對在積極刑事案件中使用面部識別提出了一些禁令。猶他州的執法部門聲稱,使用面部識別軟件有助於將危險的罪犯拒之門外,但擁護者說,在系統上沒有製衡手段。來自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最新推動表明,他們很快將效仿。

限制面部識別技術的最新立法是加利福尼亞州的一項法案AB 1215,也稱為《身體攝像機責任法案》。該法案將暫時阻止加利福尼亞州執法部門將面部和其他生物識別監視技術添加到軍官佩戴的身體攝像頭中,以供加利福尼亞州的公眾使用。

根據南加利福尼亞州的美國公民自由協會(ACLU)的說法:“ AB 1215是一項常識性的法案,正確地得出結論,維持我們社區的安全並不一定要以犧牲我們的基本自由為代價。被政府監視和瞄準。”

州長加文·紐瑟姆(Gavin Newsom)必須決定是否在10月13日前將其簽署為法律。如果他簽署,則將於1月生效。

執法不是唯一值得關注的技術問題。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與達美航空(Delta)合作,在亞特蘭大機場的Concourse E,底特律樞紐,明尼阿波利斯和鹽湖城的登機口以及本月至洛杉磯國際機場增加了面部掃描功能。使用此技術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即有多少人受到監視,以及黑客是否可以訪問此數據,所造成的危害大於弊。

一個名為“為未來而戰”的激進組織說,面部識別是一種可用於監視的侵入性技術。

爭取未來的副主任埃文·格里爾(Evan Greer)表示:“人際認可在社會上確實沒有地位。” “它具有深遠的侵略性,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對社會和人類自由的潛在危害遠遠大於潛在的利益。”

面對面部識別軟件及其使用方面的大量關注和隱私問題,美國各地的城市在嘗試解決這些問題時將面臨更多的困境。人工智能和麵部識別技術只是在不斷發展,如果正確使用它們可以成為功能強大且有用的工具,但也會對隱私和安全問題造成損害。立法者必須權衡這一點,並確定何時以及如何利用面部技術,並監測該技術的使用或在某些情況下的濫用。